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中俄大飞机项目又传坏消息,俄制发动机难产,幸亏中国预先留后手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22:46    点击次数:189

如今的美国开始到处进行封锁限制,这也导致全球化合作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北溪管道被炸、全球多个国家海底电缆被破坏,这些都是不详的信号,预示着全球合作正在遭遇冲击。俄乌冲突复杂影响以及美国透支信誉,导致美元信用的崩溃,进一步致使参与美国体系的“成本”急剧攀升。跟随美国的盟友小弟,已经很难从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中获得想要的回报,跟随美国越紧遭遇损失越大正在成为现实。美国在中东指挥石油产量指挥棒失灵,美国本土通胀连续创造历史新高。拉美左翼兴起、欧洲右倾化,世界主要国家都开始对美国秩序不再认同。在美国无力维持秩序的情况下,开始到处制造对抗与分裂,这导致全球合作成本加大,全球合作遭遇更大困难。在美国不断单方面毁约的背景下,中国就需要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实现独立自主。

相信美国在关键时刻还会继续向中国提供产品,将希望寄托在没有任何信誉的美国身上,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,也是非常危险的选择。因为俄乌冲突和因此导致的美国对俄罗斯的全方位制裁,也开始给中国的相应项目造成影响了。因为美国的全方位制裁,中俄合作进行的远程宽体客机CR929项目又传来了坏消息,研制进程可能将受到影响。据报道,俄罗斯方面披露消息称,因为遭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全方位制裁,加上研制经费被挪用,俄负责研制的PD-35高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出现了麻烦。俄方科研人员透露消息称,俄方负责独立研制的宽体客机发动机项目因为西方制裁,导致一些零部件中断,加上俄相应经费被挪用,整个项目陷入停滞。按照俄罗斯方面的说法,这款客机的发动机研制工作将会大幅度推迟,至于推迟到什么时间还很难给出时间点。

此间俄罗斯就因为俄乌冲突爆发宣布无法参与CR929项目的大部分研制任务,从而将大部分研制任务抛给了中国。这次俄罗斯宣布大飞机发动机研制计划受阻,显然是中俄合作的大飞机项目传来的又一个坏消息。拥有自己的大飞机,一直是我们的梦想。美欧等西方国家一直拒绝与中国进行大飞机项目合作,最终中俄达成了远程宽体客机的研制合作协议。俄罗斯在大飞机发动机项目上有一定的基础,所以俄方承担了发动机研制任务。俄方虽然在航空发动机研制上基础比中国好,但是由于原苏联时期航空发动机主要在乌克兰研制,所以俄方单独研制航空发动机也面临不少难题。俄罗斯拥有一定的技术基础,但是航空发动机制造能力却开始有些跟不上,这也是俄研制发动机面临的最大难题。当然,俄研制航空发动机还需要从西方进口一定的零部件,这也是俄最大的软肋。

俄乌冲突爆发后,俄研制航空发动机就开始遇到问题了,最大的问题就是西方严苛制裁后,俄已经无法获取一些零部件。当然资金问题、技术人员问题等等都是难题,毕竟俄乌冲突正在进行, 俄主要精力都用在生产和研制军事装备了,中俄合作的宽体客机项目自然不是优先事项了。在遭到西方国家最严厉的制裁后,俄方研发人员也很难与西方进行技术沟通,这也进一步加大了俄研制航空发动机的难题。多重因素影响下,俄已经无法如期完成发动机研制任务,这自然会导致中俄宽体客机项目遇阻。更为严峻的是,由于俄乌冲突还在持续,俄面临的经济难题还在不断加剧,俄什么时间能克服难题还是未知数。可以说,这样的一个情况出现,对于我们努力研制的宽体客机项目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那么是否中俄宽体项目就难以进行下去了呢?

幸运的是中国对困难情况提前有预判,并且提前进行了布局。中国在与俄研制C929项目时,除了立足使用俄罗斯研制的航空发动机之外,还提前进行布局,制定了自己的大飞机航空发动机研制计划。根据计划,中国自己的大飞机航空发动机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适合C919使用的长江1000A项目,一种是中航发2021年在官方公众号上公布的AEF3500研制项目。目前长江1000A项目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,已经到了领取适航证的阶段了。中航也宣布AEF3500研制项目正在有序进行,各项工作进展顺利。AEF3500在最初设计中仅仅是C929的发动机替代项目,目的是在俄发动机出现问题时替代使用。这也是我们针对航空发动机的提前布局,幸运的是这种提前留后手的做法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中国留后手的航空发动机AEF3500,在俄航空发动机难产后,将成为唯一的替代选项,这也是宽体客机C929顺利推进的最大希望。这个事情也告诉我们,在这个剧烈变化的时代,任何大的装备项目都要有自己的后手。有备才能无患,只有充分的准备才能确保在紧急时我们不会陷入麻烦。在大飞机的其他零部件问题上,我们也应该留有后手,在使用俄罗斯或者西方国家零部件的同时,也要确保在西方限制或封锁时,我们有自己的替代选项。当然,完全实现自足是一个艰难的过程,但就算是过程再艰难,我们也不能放弃独立自主的道路。

我们始终抱有开放的心态,积极的参与国际合作,并且愿意给予其他国家很好的合作机遇,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放弃核心零部件独立自主的追求。如今全球合作遭到美国破坏,对西方不能有太多的幻想,必须做好西方随时实施零部件封锁限制的准备,绝对不能将命运掌握在西方国家手中。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,时刻都留有后手。



下一篇:没有了